晗忧离

【安雷 瑞嘉】论up主的相♂爱♂相♂杀事件发展全过程NO.2

*b站梗
*安雷 瑞嘉
*瑞嘉依旧没出场
*所以就不打tag了23333
*看其他文要么是双暗恋,要么是雷总勾♂引安哥,所以想看安哥掰弯雷总哎嘿嘿
*ooc属于我
*四舍五入字数两千
*准备好了就开始咯?
  
  “大哥,你怎么了?”
  卡米尔略带担忧的言语在雷狮耳边响起。雷狮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爽的灌下了一大口冰啤酒,感受的冰凉的液体混入胃中。 没有像小说里一样清醒,反而感觉自己更混沌,心中的郁闷都被放大了好几倍。
  “别那么担心嘛,卡米尔。”帕洛斯拿起一串牛肉塞进一旁的佩利嘴里,笑着说,“老大怎么会有事儿呢。对吧老大?”
  骗徒的眼珠骨碌碌的转动着,透露出一丝狡诈之意,与旁边单蠢的大狗狗似是做了比较。
  雷狮撇了他一眼,没说话,脑子里满是出来时百度看到的“骑士船”。
  本大爷怎么可能是下面那个?!雷狮想到这个,脸色就难看起来。跟那个傻逼骑士组cp?呵,不存在的。
  有些闷闷不乐的想着。可他是雷狮啊,纠结了一会儿后,便马上把这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专心撸起了串儿。
  卡米尔盯着雷狮,眼眸暗了暗,像是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做出什么行动,只是压了压帽子,遮住了略显担忧的蓝瞳。罢了,大哥喜欢就好。
  凌晨三点多了,海盗团散了伙。雷狮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公寓,顾不上换衣服,趴在沙发上就睡死过去。
  但他是有生物钟的。大多数人会认为,像雷狮那么自我又随心所欲的人,早起肯定是件难事。其实不然。雷狮的生物钟定在了早上八点。八点还没过几分钟,雷狮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唔……”感觉头上一阵疼痛。雷狮皱起了眉,揉了揉太阳穴。等到清醒后才站起了身。有些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脏衣服和身上浓郁的甚至略显腥臭的酒气。雷狮揉了揉头发,去卧室随便抓了件衣服就走进了浴室。
  缓步踏进了已经装满了水的浴缸,雷狮舒服的喟叹一声。水很温暖,很温柔的包裹着雷狮的身体。他感到有些犯困,轻阖上了眼,全然不顾自己经过了宿醉又在浴缸里睡觉是否会感冒,以及自己家里的热水究竟是谁放的这个严重的问题。 不一会儿,匀称的呼吸声响起。
  安迷修觉得今天有些不太对。准确的来说,是他觉得,雷狮今天不大对。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若是以前,绝对有烤串和冰啤酒的外卖组合送到他家来。自从以前第一次,雷狮将外卖地址填错后,他俩这就算是熟了。雷狮乐的方便,也懒得去改,所以一直都是安迷修把外卖送到雷狮家。可为什么安迷修不拒绝呢?若他上门去雷狮家抗议,激情的演讲一番骑士道绅士准则 ,相信,雷狮再怎么不乐意,也会看在自己耳朵快瞎掉的份儿上把安迷修赶回去,然后改资料。把结账时付钱的微信号换成安迷修的账号。可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接触到他。
  没错,安迷修喜欢雷狮。
  这听起来像个笑话,可安迷修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他知道雷狮的每一个小细节,小习惯,甚至是不为人知的小怪癖。比如——他是个弟控。
  和安迷修相处过的人都认为安迷修是个钢铁直男。其实在不久前,安迷修自己也是这么想的。面对着自己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撩到小姐姐的痛苦,以及可能一辈子都要待在雷狮的海盗船上。安迷修痛苦的皱起了脸,痛苦的倒在床上,痛苦的睡了一觉,然后第二天跟换了个人一样兴致勃勃的开始做备战计划准备掰弯雷狮。虽然他写的计划表那叫一个面面俱到语言优美条理清晰罗辑思维缜密但是——对雷狮都没卵用。 后者认为:这个神经病是不是脑子瓦特了,天天送玫瑰,本大爷又不靠这个过日子,你还不如送烤串。
  因为他是雷狮啊。
  安迷修生无可恋,标准的45度角悲伤望天。自己不仅撩不到 可爱美丽动人活泼机智的小姐姐,还撩不动一个45k纯金钢铁直男。苍了天了,难道他要注孤生?!
  但是,因为安迷修同志有着一颗渴望爱情渴望浪漫渴望●●●的蠢蠢欲动的少女【划掉】文艺青年心,所以他不抛弃,不放弃,在蚊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掰不回来。
  他知道昨天晚上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一起去喝了酒,也知道雷狮的宿醉,知道雷狮有宿醉后先洗澡的习惯,更知道雷狮的生物钟定在八点,于是,他在八点不到时,便拿着雷狮为了防止自己录视频吃不到饭而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在浴缸里放满了热乎乎的水,在架子上放了浴巾浴袍,还在浴缸底部专门铺了几层专用棉垫——防止雷狮一屁股坐到浴缸里 摔到骨头导致三天三夜不能直播。
  感觉自己不是在追男友,而是在养儿子。
  已经十二点半了,安迷修愈发奇怪。水都该凉了吧,恶党怎么还没点外卖?
  这两件事,看起来没什么联系,实际上   ——也没什么联系。
  咳咳,皮这一下就很高兴。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