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忧离

【安迷修生贺】骑士的信仰

★为安哥第一人称视角

★短篇

★没有文笔

★安雷向

师傅曾教导过,骑士的信仰是人民,是国家,是为了大家的和平而战斗。我大概是做到了。看着他们的微笑,受再重的伤也是值得的,我想。

在我十五岁那年,师傅去世了。这是我第一次哭,那个如我父亲、亲切如兄长、教会我骑士道、踩过无数恶徒尸体的男人,最终倒在了病魔下。临终前,他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我能感受到他的颤抖与不舍。我坐在床边低着头,神色晦暗不清。

“咳咳……安迷修,我的徒弟……”

他嘶哑的嗓音突然响起,我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

“勿忘初心……骑士的信仰……咳咳,你永远不能忘……”

“是,师傅。”

我抑制住颤抖的声音,两手攥紧了裤子粗糙的布料。

“唉……”师傅长叹一声,“乖孩子……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信仰啊……”

“我的信仰?”我为师傅掖了掖被子,“我的信仰就如师傅说的,是国土,是人民啊。”

可惜,没人回答我了。他就这样,带着对他徒弟的不舍,对世界的怜悯,永远离开了人世。

我看着他,感到眼睛无比酸涩。抬手一抹,却是一片温热。

“师傅……”

压抑不住的哭泣声低低响起,我趴在床边,就这样守了他一宿。

可是师傅啊,您还没告诉我,我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十九岁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比赛,听说能够实现获胜者的愿望。我相信我的实力绝对是强者一类的,但能打进前五倒也出乎我的意料。我渴望知道我的信仰,我想知道师傅说出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到我遇到了他——雷狮。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党,狂妄,嚣张。明明这种人该是我的死敌,我要狠狠将他讨伐,为世人行善才是。不知为何,在我看着他时,我却不能灵巧挥动我的双剑,只能笨拙的躲避他强势的攻击。

他是狂雷,是雄狮,是我触手不及的存在。他的眼如星辰大海,是我触而不及的光。

在休息时,我总爱远远的看着他,与他对视那一刻,我的眼中仿佛进了大海,进了星空。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我痴痴的想。

又遇上了。我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雷狮,但他却是独自一人的。他的海盗团呢?他弟弟呢?他怎么会单枪匹马的杀过来?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早已踏着高傲的脚步走到我面前,勾起一个足以让我沉沦的笑容。

“别急啊安迷修,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打架。”

“别狡辩了恶党,不打架你无缘无故来找我干嘛。”

“我只是在你这儿丢了个东西。”

“丢东西?”我有些疑惑,这海盗头子能在我这儿丢什么?倒不如说,他有什么可以丢?

“海盗的宝藏,我还没拿。”他看着我,眼中闪烁着耀眼的紫,“怎么,安迷修,你还不愿意跟着本大爷走?”

我又懵了。雷狮这算是……表白?原来他也和我一样!

欣喜若狂的情绪渐渐涌上,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心里已经被雷狮占满了。

我扑上去拥住他,感受着他的体温。

啊师傅,我找到了。我抬头望了望星空,像雷狮的眼睛。

我的信仰,我的所爱。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