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忧离

【安迷修生贺】骑士的信仰

★为安哥第一人称视角

★短篇

★没有文笔

★安雷向

师傅曾教导过,骑士的信仰是人民,是国家,是为了大家的和平而战斗。我大概是做到了。看着他们的微笑,受再重的伤也是值得的,我想。

在我十五岁那年,师傅去世了。这是我第一次哭,那个如我父亲、亲切如兄长、教会我骑士道、踩过无数恶徒尸体的男人,最终倒在了病魔下。临终前,他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我能感受到他的颤抖与不舍。我坐在床边低着头,神色晦暗不清。

“咳咳……安迷修,我的徒弟……”

他嘶哑的嗓音突然响起,我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

“勿忘初心……骑士的信仰……咳咳,你永远不能忘……”

“是,师傅。”

我抑制住颤抖的声音,两手攥紧了裤子粗糙的布料。

“唉……”师傅长叹一声,“乖孩子……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信仰啊……”

“我的信仰?”我为师傅掖了掖被子,“我的信仰就如师傅说的,是国土,是人民啊。”

可惜,没人回答我了。他就这样,带着对他徒弟的不舍,对世界的怜悯,永远离开了人世。

我看着他,感到眼睛无比酸涩。抬手一抹,却是一片温热。

“师傅……”

压抑不住的哭泣声低低响起,我趴在床边,就这样守了他一宿。

可是师傅啊,您还没告诉我,我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十九岁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比赛,听说能够实现获胜者的愿望。我相信我的实力绝对是强者一类的,但能打进前五倒也出乎我的意料。我渴望知道我的信仰,我想知道师傅说出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到我遇到了他——雷狮。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党,狂妄,嚣张。明明这种人该是我的死敌,我要狠狠将他讨伐,为世人行善才是。不知为何,在我看着他时,我却不能灵巧挥动我的双剑,只能笨拙的躲避他强势的攻击。

他是狂雷,是雄狮,是我触手不及的存在。他的眼如星辰大海,是我触而不及的光。

在休息时,我总爱远远的看着他,与他对视那一刻,我的眼中仿佛进了大海,进了星空。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我痴痴的想。

又遇上了。我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雷狮,但他却是独自一人的。他的海盗团呢?他弟弟呢?他怎么会单枪匹马的杀过来?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他早已踏着高傲的脚步走到我面前,勾起一个足以让我沉沦的笑容。

“别急啊安迷修,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打架。”

“别狡辩了恶党,不打架你无缘无故来找我干嘛。”

“我只是在你这儿丢了个东西。”

“丢东西?”我有些疑惑,这海盗头子能在我这儿丢什么?倒不如说,他有什么可以丢?

“海盗的宝藏,我还没拿。”他看着我,眼中闪烁着耀眼的紫,“怎么,安迷修,你还不愿意跟着本大爷走?”

我又懵了。雷狮这算是……表白?原来他也和我一样!

欣喜若狂的情绪渐渐涌上,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心里已经被雷狮占满了。

我扑上去拥住他,感受着他的体温。

啊师傅,我找到了。我抬头望了望星空,像雷狮的眼睛。

我的信仰,我的所爱。

触及不到的光【安雷/雷总生贺】

*一发完结

*小伙伴的脑洞,我的文

*双性转注意

*很俗

*一如既往的骑士恶龙梗

*没文笔

*雷总生快!

*以上都ojbk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我们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ijXBZwXNcRYwnftx

【安雷 瑞嘉】今天的蛋妮儿依旧在搞事(上)(情人节贺文)

*花了半个小时赶出来了辣鸡贺文,慎点
*轻微瑞嘉
*没有文笔
*实在没写完就写了一半啊啊啊啊

  雷狮的内心此时如千万头安迷修珍藏的彩虹小马手办跨过他的海盗船奔腾而过。今天的丹尼尔大人依旧在搞事,雷狮绝望的想。
  几分钟前,参赛者们被一通神秘的广播吓的屁滚尿流,能飞的飞有坐骑的乘坐骑。其中的代表便是一路飞过来被风吹得连发胶都不用抹发型就天然而生的嘉德罗斯和踩着流焱凝晶一路撩妹却一个没撩到的安迷修,坐着佩利奔过来的雷狮海盗团。
  佩利=狗狗=坐骑
  没毛病啊!但是为什么能让狂犬那么听话的自愿当汽车呢?
  雷狮海盗团的帕洛斯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到了现场,只见裁判长微微一笑不倾城,嘴角微微上扬,报了一连串参赛者们云里雾里的话,比如说什么今天参赛者们吃到巧克力了吗,今天参赛者们脱单了吗,今天参赛者们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不知道,下一个:)
  今天的丹尼尔大人也是为参赛者们操碎了心。
  总而言之,丹尼尔的话基本可以翻译为:哎呀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呀,各位单身狗需要本大人帮你们撮合撮合吗?来来来让我们玩一个游戏,我们系统分组做一天情侣,做任务,赚积分,你拍一,我拍一,乌鸦坐飞机……
  然后参赛者们就有幸看见了空中的丹尼尔嘴角微抽突然抽风大喊“老婆我不敢了!” 然后就是一句句听起来温柔实则鬼畜的女声骂骂咧咧。(秋姐姐你温柔大姐姐的人设???)
  到时金兴奋起来,大喊“这是我姐姐秋!她可温柔了!对我可好了!”
  然后那个女声就骂了一句“cnm”。
  全场寂静。顺便瞟一眼金,这人就是你口中温柔善良和蔼可亲的姐姐??真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你美好(?)的记忆。
  在丹尼尔强行洗了所有人的记忆唯独漏了他以后,雷狮一直面无表情地在心里狠狠嘲笑丹尼尔。
  呵,气管炎。
  于是他忘了丹尼尔在这篇智障文里技能的设定是读心。
  于是他被强行和安迷修分在了一组。
  啊……真是糟透了。 他努力地压抑住自己内心莫名其妙的雀跃。
  今天是(强制)和平的一天。
  不能打架的海盗头子表示: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
  一旁和他的手腕上红绳紧系的骑士也紧缩着眉头,显然对这分组感到不满。 他都那么不满,我有什么好开心的?雷狮感到有些悲哀。
  “喂,恶党。”安迷修按耐不住这冰冷而又僵硬的气氛,先出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做任务?”
  “嘁,就我们这排名还需要做任务?”雷狮翻了个华丽丽的白眼,“不做了不做了,甜甜腻腻的像什么样子。”
  “可是格瑞和嘉德罗斯积分都赚了几千了……”
  闻言雷狮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已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性格,说什么也不会去做任务,这样自己还有个伴,可没想到这货早就开始了……
  想起了嘉德罗斯欠扁的得瑟笑容,雷狮咬牙切齿,从喉咙里像挤一个已经用了几年的牙膏一样挤出一句话:“走,做任务去。”
  “嗯……”安迷修无精打采,头上的呆毛都萎了下来。他打开终端,看了看地图,“雷狮,我们先做哪个啊……”
  “积分最高的那个。”雷狮昂首挺胸,心里想着的确实今天过去后改怎么给大赛捣捣乱,给丹尼尔增加些工作量。顺便积分一举超过嘉德罗斯。
  “可是……”安迷修显得有些吞吞吐吐,却不知为何羞红了脸,耳朵热的能冒气,“恶党,你……看看?”
  “嗯?”雷狮站在安迷修身后,下巴撑在他的肩上,呼出的热气直喷向安迷修的耳朵。烫的像流焱,安迷修想。雷狮懒懒的撇过眼去,“喂,混蛋骑士,你怎么磨磨蹭蹭的,这到底是个什么……哟,一万五,可以啊,挺值钱啊,我看看……”
  “任务,两人将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只有找到特殊的方法才能出去……哈,这不是很简单吗,你在犹豫什么啊。”雷狮一把抓起了安迷修的领带朝前走去。
  安迷修的脸烫的能煎鸡蛋了。
  雷狮没看见的是最后一句最重要的话:请对对方讲出自己的真心话,系统将判定是否通过。
  注意:对对方的感情,请务必真心说出来。

——————————TBC——————————
  

【安雷 番外】我爱你,你知道吗?

*虐虐虐
*我写的时候心一抽一抽的疼
*为何如此高产,因为有个同学嘲讽我没有文笔,于是一生气写了这个番外……越写越入戏也是没谁了…………
*虐虐虐 慎入
*雷总单恋梗
*BE

  我爱你,你知道吗?
  微风拂过耳边,柔和而温暖。但雷狮的心仿佛沉入深海,挣扎着,叫嚣着,苦笑着。风小,但却如尘暴席卷他的内心。细微的冰冷随着伤口渗透进皮肤。疼,钻心的疼。终究还是败给了他。 面前的安迷修高高在上,那双昔日温暖的眼眸是在何时没有了感情?自己胜不过那个娇小的红发女孩,雷狮一直知道。可自己的内心在狂妄:自己或许还有一丝胜利的希望。当他的锤子无情的捶打在昔日可爱娇俏的女孩身上时,他早已遍体鳞伤。不是身,是心。安迷修扭曲而又不可置信的脸孔倒映在他纯净的紫瞳中。
  手中妖治的玫瑰像是雷狮,诱人,奔放。可现在的他只是枯枝败叶,又哪来的芬芳与玫瑰相比?
  他喜欢他,他喜欢她。这样的恋情,定无法公之于众。只能藏着掖着,在夜晚独自承受这份孤独与寂寞。
  安迷修的双剑无情的捅穿雷狮的胸膛,透过了心脏,温热的血液喷薄而出。雷狮捂着心脏,抬头狂妄的笑。哈。终究还是输给你了。
  身痛,心更痛。从脑内传播出的绝望盘踞了雷狮的全部。
  终究,无法舍去。
  直到体内血液快要流尽,雷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安迷修,笑着招了招手,仿佛几年前的小皇子和小骑士。
  安迷修嫌恶的表情他看在眼里,可心脏已经不复存在,那么又能疼在哪儿呢?
  安迷修的低头是对雷狮最大的仁慈。雷狮笑了笑,眯起了早已没了神采的紫瞳,声音低哑的可怕。
  “安迷修。”
  他看着安迷修皱起了眉头却一声不吭。转动眼珠,看向了灰蒙蒙的天空。
  “我喜欢你。”
  声音很小,但他确定安迷修听见了。骑士的眼睛猛然瞪大,有些慌乱的站起了身子,握上了双剑对着他,一脸警惕。
  “雷狮,我警告你,别再想着耍什么花样!”
  雷狮放声大笑,泪水不止地从已然干枯的双眼中滑落。多好啊,自己的感情就是个笑话。
  他闭上了眼,大脑变得混沌。意识随着骑士青绿色的双眼渐渐飘远。
  “安迷修,我爱你。”
  没有人知道了。

【安雷 瑞嘉】论up主的相♂爱♂相♂杀事件发展全过程NO.2

*b站梗
*安雷 瑞嘉
*瑞嘉依旧没出场
*所以就不打tag了23333
*看其他文要么是双暗恋,要么是雷总勾♂引安哥,所以想看安哥掰弯雷总哎嘿嘿
*ooc属于我
*四舍五入字数两千
*准备好了就开始咯?
  
  “大哥,你怎么了?”
  卡米尔略带担忧的言语在雷狮耳边响起。雷狮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爽的灌下了一大口冰啤酒,感受的冰凉的液体混入胃中。 没有像小说里一样清醒,反而感觉自己更混沌,心中的郁闷都被放大了好几倍。
  “别那么担心嘛,卡米尔。”帕洛斯拿起一串牛肉塞进一旁的佩利嘴里,笑着说,“老大怎么会有事儿呢。对吧老大?”
  骗徒的眼珠骨碌碌的转动着,透露出一丝狡诈之意,与旁边单蠢的大狗狗似是做了比较。
  雷狮撇了他一眼,没说话,脑子里满是出来时百度看到的“骑士船”。
  本大爷怎么可能是下面那个?!雷狮想到这个,脸色就难看起来。跟那个傻逼骑士组cp?呵,不存在的。
  有些闷闷不乐的想着。可他是雷狮啊,纠结了一会儿后,便马上把这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专心撸起了串儿。
  卡米尔盯着雷狮,眼眸暗了暗,像是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做出什么行动,只是压了压帽子,遮住了略显担忧的蓝瞳。罢了,大哥喜欢就好。
  凌晨三点多了,海盗团散了伙。雷狮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公寓,顾不上换衣服,趴在沙发上就睡死过去。
  但他是有生物钟的。大多数人会认为,像雷狮那么自我又随心所欲的人,早起肯定是件难事。其实不然。雷狮的生物钟定在了早上八点。八点还没过几分钟,雷狮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唔……”感觉头上一阵疼痛。雷狮皱起了眉,揉了揉太阳穴。等到清醒后才站起了身。有些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脏衣服和身上浓郁的甚至略显腥臭的酒气。雷狮揉了揉头发,去卧室随便抓了件衣服就走进了浴室。
  缓步踏进了已经装满了水的浴缸,雷狮舒服的喟叹一声。水很温暖,很温柔的包裹着雷狮的身体。他感到有些犯困,轻阖上了眼,全然不顾自己经过了宿醉又在浴缸里睡觉是否会感冒,以及自己家里的热水究竟是谁放的这个严重的问题。 不一会儿,匀称的呼吸声响起。
  安迷修觉得今天有些不太对。准确的来说,是他觉得,雷狮今天不大对。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若是以前,绝对有烤串和冰啤酒的外卖组合送到他家来。自从以前第一次,雷狮将外卖地址填错后,他俩这就算是熟了。雷狮乐的方便,也懒得去改,所以一直都是安迷修把外卖送到雷狮家。可为什么安迷修不拒绝呢?若他上门去雷狮家抗议,激情的演讲一番骑士道绅士准则 ,相信,雷狮再怎么不乐意,也会看在自己耳朵快瞎掉的份儿上把安迷修赶回去,然后改资料。把结账时付钱的微信号换成安迷修的账号。可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接触到他。
  没错,安迷修喜欢雷狮。
  这听起来像个笑话,可安迷修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他知道雷狮的每一个小细节,小习惯,甚至是不为人知的小怪癖。比如——他是个弟控。
  和安迷修相处过的人都认为安迷修是个钢铁直男。其实在不久前,安迷修自己也是这么想的。面对着自己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撩到小姐姐的痛苦,以及可能一辈子都要待在雷狮的海盗船上。安迷修痛苦的皱起了脸,痛苦的倒在床上,痛苦的睡了一觉,然后第二天跟换了个人一样兴致勃勃的开始做备战计划准备掰弯雷狮。虽然他写的计划表那叫一个面面俱到语言优美条理清晰罗辑思维缜密但是——对雷狮都没卵用。 后者认为:这个神经病是不是脑子瓦特了,天天送玫瑰,本大爷又不靠这个过日子,你还不如送烤串。
  因为他是雷狮啊。
  安迷修生无可恋,标准的45度角悲伤望天。自己不仅撩不到 可爱美丽动人活泼机智的小姐姐,还撩不动一个45k纯金钢铁直男。苍了天了,难道他要注孤生?!
  但是,因为安迷修同志有着一颗渴望爱情渴望浪漫渴望●●●的蠢蠢欲动的少女【划掉】文艺青年心,所以他不抛弃,不放弃,在蚊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掰不回来。
  他知道昨天晚上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一起去喝了酒,也知道雷狮的宿醉,知道雷狮有宿醉后先洗澡的习惯,更知道雷狮的生物钟定在八点,于是,他在八点不到时,便拿着雷狮为了防止自己录视频吃不到饭而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在浴缸里放满了热乎乎的水,在架子上放了浴巾浴袍,还在浴缸底部专门铺了几层专用棉垫——防止雷狮一屁股坐到浴缸里 摔到骨头导致三天三夜不能直播。
  感觉自己不是在追男友,而是在养儿子。
  已经十二点半了,安迷修愈发奇怪。水都该凉了吧,恶党怎么还没点外卖?
  这两件事,看起来没什么联系,实际上   ——也没什么联系。
  咳咳,皮这一下就很高兴。
  
  

【安雷 瑞嘉】论up主的相♂爱♂相♂杀♂事件发展全过程 NO.1

*b站梗
*安雷,瑞嘉
*第一章比较短,以后就会大粗长了www
*逗比
*因为懒癌晚期所以欢迎勾搭催更……
*如果都没问题就开始吧グッ!(๑•̀ㅂ•́)و✧     

       船长loe,游戏区著名唱见。正所谓唱歌不好听的     游戏up主不是好舞见,咱船长是三个都占了。呸呸呸,我在说什么。
  咳咳,这船长loe的大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啥?你问我不混b站的咋整?这事儿吧,我也不知道。总之,这货人气高的跟个明星小鲜肉似的。为啥呢,不就一普通的b站土著吗。那你可错了。咱船长靠着游戏风骚走位,毒舌娇柔不做作的直播,唱歌从不跑调,跳舞从不露脸,常年带个白色大口罩,带个白色大头巾,穿个大型童装加黑色紧身衣,活像个从隔壁精神病院跑出来狂躁症患者。可是——游戏技术好啊,声音苏苏苏啊,身材好啊,舞跳的棒啊。所以,还是有一大群妹子跟在他后面嗷嗷的叫老公。
  最后的骑士,与上述的船长相似,歌唱的好,游戏打的好,跳舞跳的棒。声音性格温柔的一b,但是只会和小姐姐们尬聊。常年白衬衫,黑领带,黑口罩,以及被粉丝们吐槽了许久的呆毛和不擦发胶也依然挺立的头发。他对任何人都脾气好的跟不是人似的。啊,人气也是。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好的人,和咱船长大爷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吧?可惜了——这俩人可是对方的忠实“黑粉”啊。微博上天天互怼不说,连游戏直播的时候偶然碰见对方都会很冷静的对骂几句然后开竞技场1on1单挑。听说,输的那一个要喊对方一天的“爸爸”。这是什么操作?围观群众表示很懵逼。
  你们现实生活中认识在b站就不要屠害无辜人民了好伐?可惜了。咱b站的朋友们都是自愿吸这毒的。听说是飘飘欲仙,老爽了。
  当然,不仅俩人喜欢怼,俩人的粉丝也喜欢怼。当然也出现了一个问题——了解对家比了解自家要多怎么办?正常吗?在线等,急!
  这也没办法,这不是观众老爷们都习惯了嘛。
  这俩人如此肆无忌惮的从天怼到地,从地又怼到天。只要你发呆个几秒,他们就能从银河系的由来怼到你家的袜子一个月都没洗了还堆在床底下。
  所以说了那么讨厌对方还对对方那么了解是闹哪样啊喂!还让不让粉丝活了啊!
  俩人那么猖狂的闹,自然也出现了一大众cp粉——骑士船。啥?不知道?hmmmmm那你想想你身边有没有天天半夜嚎着“骑士船长一生推!”的妹子或者汉子?如果有,那就是了。总有一天,你也会掉进这个大坑里去。
  以上为俩人在b站的情况总结,如果喜欢,还请点赞点关注哦~
  看着这段逗比又诙谐的文字,雷狮轻笑一声。本来是半夜睡不着,起床准备和卡米尔他们一起撸个串,谈谈人生理想,结果出门前不小心按到百度。
  “搜自己会搜出啥?”
  抱着这样的疑问和兴趣,雷狮面目含笑地打下了:船长loe   这……两个大字和仨英文。
  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这篇介绍。本来看着对自己的介绍,雷狮的心中满是得瑟,可当他看见了最后的骑士,面色便沉了下来,等看到了骑士船,脸色更是难看——我雷狮大爷怎么可能是在下面那个?!
  喂喂,重点不对吧???
  于是,在翻完了这篇文后,咱亲爱的船长,不,是雷狮大人怒气冲冲的出门……撸串去了。虽然他憋了一肚子火,虽然所谓的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就住在隔壁打他的呼噜,但他还是好心的没有去砸场子,美其名曰:撸串乃人生第一之大事也。
  ……好吧我承认这句古文是我瞎掰的。